五月蒙山

字体:
发布时间:2017-06-04 11:08:29
;来源:山东法治网
  五月有点晚了,没赶上沂蒙山的万树桃花醉春风,孩子们说:“这次写生,用光了各种蓝各种绿,除了深红调暗部、粉红点一下杜鹃花,几乎都没用到红。”
 
想往中的沂蒙之春
  说好了要去描绘沂蒙之春,自那年蒙山画秋,一直心心念念再向蒙山行,努力着,等申请报告层层批复下来,等得花儿都谢了......终于,三辆大巴车一百多师生浩浩荡荡开赴蒙阴百花峪,谁的手机很应景地一路放着《沂蒙山小调》。
 
  沂蒙山好风光,不负盛名,人间五月芳菲尽,百花峪中百花开,又回到了这个梦中几回看的古朴村落,又见到了淳厚善良的阳光客栈老板,又尝到了原生态的山野农家菜,又听到了房前屋后的泉水潺潺鸟鸣涧......
  淳朴的阳光客栈老板
 
  吃饱喝足带孩子们去探胜踩点,纵览随后几天的写生路径。大家像出笼的小鸟一样兴高采烈,过石桥、越石溪、攀山崖、甚至爬上最险峻的刀山。平日里顽皮不驯的臭小子们,关键时刻却表现得特男子汉,自觉担负起保护老师和女同学的责任,每到险要处都要停下,手把手把我传送到安全地带。我一边气喘吁吁,还不忘絮絮叮嘱:“不要折花,不要扔垃圾,不要破坏大自然,我们是来创造美的,不要成为沂蒙山的罪人!”美丽的风景真的能洗涤心灵,大家没嫌我唠叨,整个写生期间没有荼毒花草的,自己制造的垃圾也是装进画包带下山去。
 
  毕竟是孩子,自小长在平原、大都从未见过山,当他们登上一座巨峰,极目远眺,一览众山小,得意处个人英雄主义发作,不听劝阻去冒险。一对专业探险的夫妻拼命打着手势告诉我:“停下!停下!那边是万丈悬崖,摔下去肯定粉身碎骨,往下一看我腿都软了,是我老公连拖带抱好容易把我弄下来——你快让他们回来!”我听了紧张万分,那些脱缰野马千呼万唤不肯回,幸而带队的孙组长、虞老师及时赶到,用军事管理的方式,帮我杜绝了危险,也让猴孩子们认识到安全第一,出门在外别任性。
  一路踩点一路撒欢
  接下来的对景写生便“若网在纲,有条而不紊”了。
 
  第一天是客栈不远处的石桥和溪水,还有清泉之上的山村小路。急着把美景往画纸上泼洒,我忘了预测五月阳光的威力,画到中途晒得眼发黑,只好把迷彩服脱下来顶在头上示范到底,然后,就破了相,脸成了阴阳脸,手和手臂有了明显的色差,就像戴了深色肉丝手套——想想还是值得,因为开笔就有了一幅还算满意的作品,孩子们看完示范也解决了面对实景无从下手的困惑。
 
  晚上讲评,看看张老师和两位孙老师的大作,画如其人各有千秋,我一边教导孩子们博采众长,一边自己心里也偷偷地拿来主义。
  两位孙老师作品
 
  遵照孙组长提议,第二天我们五点起床,到客栈后面的水库画变调色稿。我们平原老家种庄稼,说起来都是谁家几亩地,山里人家比我们阔气,一开口就是谁家几个山头,真是山大王的感觉。我们下榻的阳光客栈,从三楼阳台伸手就可够到后山的山楂树,还有桃儿、杏儿、花椒和柿子。穿过繁茂的果林,翻过老板家的这个山头,听着碧涧流泉,再走过一段幽静的山间小路,就到了绿波荡漾的水库。我最喜欢这里的杜鹃,“杜鹃花发映山红,韶光觉正浓”,山里人说的“映山红”,比“杜鹃”少了些文绉绉,多了些泼辣辣,四十岁以上的人大约都记得那部老电影《闪闪的红星》,那首老歌:
 
  夜半三更呦,盼天明,
 
  寒冬腊月呦,盼春风,
 
  若要盼得呦,红军来,
 
  岭上开遍呦,映山红......
 
  “映山红”这个名字总是让我莫名感动,为了把这烂漫的生命搬上画面,我曾卧在草丛里挥毫,回校又一个人在闷热潮湿的画室里反复雕琢。水库写生那次我用油画布画了幅二开的,没有完成,因为画完小色稿就变天了,山风呼啸,画布几次被吹进水里,学生薅了些野草把一块大石头绑在我的画架上,凑活着铺完大色调,雨来了,山雨哇凉,我们瑟瑟发抖着跑回客栈,看看孙组长居然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完稿,画面充满速度与激情。而我苛求完美的性格做什么都磨叽,所以总是比别人耗时多,无力玩潇洒,老骥伏枥一般除了画画还是画画。
 
 
  孩子们也是速度与激情,他们厌倦画室里闭门造车、千篇一律的模式化训练,面对真山真水自是兴趣盎然,再不用我板着脸天天苦口婆心,古人说“外师造化,中得心源”,造化钟神秀,大自然是最好的老师,那些诸如色调、冷暖、虚实、纯灰等等纠缠不清的理论问题,在沂蒙山的层峦叠嶂中迎刃而解,对专业技法譬如干湿、笔触等等的运用,也大大优于在画室内练习,画面常有意想不到的亮点。那天在客栈后山画小路,贾洪振选了一个独特的视角,把近处树影斑驳、远处阳光灿烂的感觉表现得很生动,我赶紧大大夸奖了一番,别的孩子羡慕之余,也纷纷在画板前倾注自己的热情。
 
  不仅如此,我觉得户外写生更深远的意义在于视野和心胸的开阔,在于对人生的体验、对大自然的热爱、对美好事物的敏感,不单是为考试准备的练笔,所以平日里我常常向他们灌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搜尽奇峰打草稿”、“胸中富五壑,腕底有鬼神”......百花峪往上走,穿过一个涵洞隧道就是鬼谷子村,王禅老祖的隐居处,千年文化圣地,总该带大家去领略一番。那天我和虞老师带队,沿着盘山公路,一直走到鬼谷子文化旅游区,走到另一处写生基地大洼,来回几十里,路上不时遇到开着越野车踩点的画家,还有撑着伞坐在阳光里画风景的美院学生。孩子们说,这次写生,不仅仅是几幅作品的收获,更是生命历程中最宝贵的财富,真的是,累并快乐着。
 
  回到客栈发现十个脚趾水肿了,指甲剪一碰血水直流。我不是娇气的人,睡一觉照样跟孩子们徒步到十几里外更开阔的景点去写生。虞老师借了老板家的三轮一趟趟运画板颜料盒,还和老板一起给我们送午饭,溪边野餐,也是难忘的回忆。也许太累了吧,最后一幅写生不够满意,那山那水那沂蒙,画不尽的风景,只恨手中的笔太拙,不能描绘其万一。
 
  直到最后一天,收拾好行李等车的时候,孙组长挂着专业相机说拍张照留个纪念吧,我才脱去女汉子的武装,换上红妆做回自己。在高大的板栗树下,在清澈的小溪里,找一块百花峪的石头带回家去。
 
  把沂蒙山的五月带回家去。(邵宪生)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本站 - 后台管理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和谐司法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205669号| 主办单位:和谐司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