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婚老人扶养纠纷闹法庭 法官解析再婚老人养老

字体:
发布时间:2014-06-27 14:15:29
;来源:民主与法制网山东频道

   两位再婚老人,男方为耄耋之年,系退休职工,女方也年逾六旬,为山东济南一村民,约10年前两位老人登记结婚,谁想一年前两人又闹起了扶养纠纷,双方各持己见,最终闹上了法庭。

  原告马一颖诉称,原、被告于2004年10月结婚,婚后共同生活在被告蔡少尔处。2011年4月份被告长子将原告赶出家门,被告既没有将原告接回家居住,也没有支付任何生活费,原告只能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因原告年事已高,无劳动能力,又无生活来源,故请求法院判令被告支付给原告每月扶养费1000元。

  被告蔡少尔辩称,原告说我大儿子赶她走纯属谎言。原告出走那一天至少是在此半年前,我大儿子未来过我们俩的住处,而且我大儿子身高不足1.40米,腿部残疾,怎么能赶走一个正常人呢?原告与我共同生活以来,经常以各种理由向我要钱要物,饭食生活都以原告为主,不如意便吵闹,并胡言乱语。我找原告是真想我俩过好后半生的生活,而这几年我很少得到原告的照顾和关爱,反而是我尽可能照顾原告的生活,怕原告犯病折腾我。2011年5月下旬,我口、舌、咽喉生病疼痛,在打吊瓶过程中无原告陪护,每次都尿裤,而原告以种种理由拒不陪护。5月24日下午我去打吊瓶,待我回来时发现原告不知去向,打电话叫原告回家但至今未回。原告从未按婚姻法所规定的履行夫妻双方相互关爱、照顾的义务。几年来由于原告在我有病时不闻不问伤害我,私自出走使我病情更加严重,住院、雇人看护加大了医疗费、药费等开支,使我负债累累。我本人还患有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绞痛、陈旧性脑梗塞、白内障、前列腺增生、陈旧性肺结核、白癫疯、腹股沟疝气等老年性疾病,每年都需要住院一到两次,所以不同意给原告扶养费。

  同时,被告申请法院到原告所在村委会调取证明1份,证明原告每月从村里领取300元的退休补助;被告要求与原告离婚的案件也于2013年7月在另一基层法院受理,证明原、被告感情破裂,已经无法共同生活。

  山东省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法院经庭审调查、质证查明,原告马一颖与被告蔡少尔于2004年10月登记结婚,双方均系再婚,婚后双方共同生活在被告处。2011年5月下旬被告因病打吊针期间,原告未去,被告之子蔡某某与原告在电话中发生争执,原告随即于次日自行离开被告住处至今。现原告要求被告支付自2011年5月至2013年3月期间每月1000元的扶养费,共计23000元;并要求被告自2013年4月份起每月支付扶养费1200元。

  另查明,原告年近64岁,再婚前有三个子女,均已成年并独立生活,目前原告从村里每月领取300元的退休补助。被告蔡少尔现年80余岁,自述每月收入3300元左右;被告每年需要住院一到两次,目前身体状况较差;目前被告除由其系残疾人的儿子蔡某某照顾日常生活外,被告自述(目前)生活不能自理,需要雇钟点工照顾其日常生活,每月需支付佣金1200元。

  诉讼期间,虽然双方均同意调解,但由于双方各持己见,最终调解未果。

  法官寄语:济南历下法院民三庭庭长、本案主审法官戚文波告诉记者,我国《婚姻法》第二十条规定,夫妻有相互扶养的义务,一方不履行扶养义务时,需要扶养的一方,有要求对方给付扶养费的权利。扶养包括经济上扶养对方和生活上扶助对方,同时夫妻间的扶养必须以一方需要扶养和对方有能力扶养为限。本案审理中,济南历下法院认为,虽然原告年过六旬,身体也有病,但是被告已经八十有余,以被告目前的身体状况来看,更需要原告或者家人在生活上进行照料和精神上安慰。被告的经济条件较好,即使被告已经在其他法院提出离婚诉讼,但在夫妻关系尚存期间,被告应每月给付原告必要的扶养费,以使原告能够维持基本生活;虽然原告的经济条件较差,但是法律也明确规定,除了夫妻间有相互扶养的义务外,成年子女对年迈体衰、丧失劳动能力、生活确有困难的父母也有赡养的义务。综合原、被告身体条件、经济能力、生活状况、当地消费水平等实际情况,依照《婚姻法》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之规定,济南历下法院日前依法作出判决,在原、被告夫妻关系尚存期间,自2011年5月起至2013年3月,被告蔡少尔向原告马一颖每月支付扶养费300元,共计6900元;自2013年4月起,每月15日前被告蔡少尔向原告马一颖支付扶养费300元。目前本案一审判决已经生效。(文中当事人为化名)(供稿人 刘科 王继学) 

责任编辑: 田立会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本站 - 后台管理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和谐司法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205669号| 主办单位:和谐司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