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时代方便面落寞 配料企业易主做外卖底料

字体:
发布时间:2017-07-25 15:01:22
;来源:

 主 料:小麦粉配 料:每个人的回忆厂 家:华丰、康师傅、统一、五谷道场……分 量:一袋吃不饱,两袋咽不下保 质 期:20年+适用人群:旅客、加班族、通宵上网者、住校学生……

外卖时代到来方便面归于落寞 配料企业易主做外卖底料

  21日17点左右,济南经十路一家超市内,十多种口味的方便面摆满货架,但其行情不比从前。首席记者王锋 摄

  7月17日,高铁外卖运营首日,赴京出差的冯强接过乘务员送来外卖的一瞬,感慨万千。上车前他还曾犹豫要不要买盒方便面带着,但熟悉的曾经飘散在绿皮车厢里的红烧牛肉面味道已成为过去,就在当日,济南西站的外卖叫单量在全国27个车站中夺得第一。

  与此同时,济阳县济北开发区的山东哈亚食品公司也已改换门庭,它曾经为各家方便面品牌生产脱水蔬菜、配料包的设备最近更换,新入主的北京金晔食品公司要为外卖快餐企业提供骨头汤底料,工人们正在调试机器,预计年底就能投产。

  方便面失落、外卖崛起,历史交接瞬间在我们身边上演,镜头切换的背后是20年来国人消费升级、火车提速的时代更迭。

  A 方便面当礼品的年代远去了

  冯强从青岛出发赴北京出差,近5小时的车程让他得思考午饭怎么解决。上车前他一度在站外便利店门前徘徊,犹豫要不要像此前习惯地那样买盒方便面、几根火腿肠。但当天高铁上能叫外卖的消息勾起了他尝鲜的念头。

  长达20多年的方便面“消费史”让冯强难以割舍。上世纪90年代初,农村物资匮乏,生长在临沂农村的冯强一度想吃口方便面而不得,那时的方便面甚至被当作拿得出手的礼品相赠,孩子们也当作奢侈的零食。“当时吃碗泡面,比现在孩子去吃必胜客还高兴。”冯强说,当时的小卖部里,方便面被放到最显眼的位置,让前来购物的孩子垂涎三尺。父母嫌贵一般不给买,他就攒零花钱,专门买了到学校里泡上,焖好之后,再淋上几滴香油和香醋,惹得不少同学口水直流。

  时下已在济南客运段担任列车长的李光也有同样的记忆,他爷爷、爸爸都是铁路职工,自小在铁路上长大的他当时可以不用凭粮票购买火车上的美食,但自从顺河街门头店开始销售散装方便面起,他就对火车美食失去了兴趣:“我记得最开始是华丰方便面,一个面饼两毛钱,调料包可以另买。”

  此后的1992年,康师傅推出它的第一碗“红烧牛肉面”,并迅速建起自己的方便面帝国。冯强家所在的县城也建起生产方便面饼的厂房,他爸爸于是直接从厂家购买碎掉淘汰的面饼渣子拿回家,“一买一编织袋,敞开吃。”

  从济南西站乘务员手中接过外卖感慨的同时,冯强想起一早出门时女儿随意吃两口饭就往外跑的场景,她是要去小区超市买心仪的拉丝面包,在这代孩子的味蕾里方便面已越发边缘化了。来自公开资料的数据也证实着方便面的整体衰落:2012年起,我国方便面销量持续5年下跌。2016年,康师傅方便面整体营业收入为32.392亿美元,同比下滑10.34%。中粮集团旗下的五谷道场,两年来亏损超2亿,最近则被挂面企业克明面业以5228万元价格接盘。

  位于济阳的哈亚食品公司正是在方便面行业的衰落期陷入了所生产调料包卖不出去的窘境,停产多年。最近,他们把土地、厂房和设备都卖给了北京金晔食品公司。

B 曾经顺着泡沫碗“能找到火车站”

  2000年,李光大学毕业后来到济南铁路局工作,他接手的第一件大差事是治理绿皮车及其沿线的方便面白色垃圾:“那时车窗可以打开,一些人吃完方便面,直接把泡沫碗、饭盒丢出窗外,导致铁路两旁白色垃圾很多。人们笑称,顺着这些垃圾就一准能找到火车站。”

  曾有报道称,在过去20多年,方便面占领过中国经济最奇妙的一个时代。它伴随着时速几十公里的绿皮火车而生,活跃在那个GDP增长率逐年攀高的奥运年代。在美国彭博社的记录里,方便面市场也与农民工热潮一同崛起,“建筑工地上随处可见的方便面碗,有如地面上高耸的起重机一样多”。它们是中国经济繁荣时期最直观的象征。

  李光刚离开济南去徐州上大学时,父母在他的行囊里塞了两盒方便面。“绿皮车上,拖着大小行李的农民工占了相当比例,60%以上带着方便面,而不再是家里捎的大饼咸菜。”李光说,对方便面的青睐延续到了他的大学生活里,几乎每个大学寝室里都常备整箱方便面,外出到网吧时,没吃完的泡面也常见于电脑屏幕前,“有人的地方就有方便面。”

  济南华联超市采购总监袁传新也证实了这一点,康师傅红烧牛肉面、“劲爽”和“福满多”系列的方便面、统一老坛酸菜牛肉面,都是经常缺货的口味。“学生买,家长也买,农民工买得更多。”据称,创业时期的马云,曾一天工作20个小时,一连吃了9个月泡面,招了个女大学生,甚至因为能把方便面煮出18种味道而被录用。这也可见方便面曾在职场加班族中的火爆。

  方便面这个被认为“20世纪最伟大发明”的卷曲面饼,1958年首现于日本,2007年时在中国走上了市场的巅峰,498亿份的年销量占去当年全球市场一半,而且每年还以5%以上速度增长。也正是在2007年的鼎盛之年,济阳的哈亚食品项目上马,这个曾是瑞士独资、总投资达500万欧元的食品企业,主要生产脱水蔬菜、配料包,为方便面配套服务,当年可处理蔬菜6万吨,产成品5800吨,产品远销欧盟等地,年出口创汇660万美元,利税200万元。

C 外卖给了方便面“最后一击”

  正是在2007年的鼎盛之年,韦立强突然感觉到行业下行的趋势,“利润率大幅下滑,好好的订单搞不好就被撬走了,很多货出不去。”韦立强是北京金晔食品公司接手济阳哈亚食品项目的负责人,他们公司从2002年开始也曾为华龙、康师傅等方便面品牌供应配料包。2006年,主打“非油炸”健康概念的五谷道场销量突破10亿元,位列当时“中国成长企业100强”榜首,韦立强一下子意识到行业风向要变。

  “从2015年中国消费者在日本疯狂抢购马桶盖和电饭煲起,人们就普遍意识到,中国的消费者变了。中产阶层崛起,不愿再凑合着生活,需要一场品质革命。”济南市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王征说,随着消费者消费能力的提升,不再满足于“方便地吃饱”的消费升级随之而来。另有媒体报道也称,以2015年数据为例,包装食品销量呈现持续下滑趋势,但健康食品的表现极为抢眼,酸奶销售额增长20.6%,功能型饮料上涨6%。

  其他总被媒体引用的方便面衰落背景还包括:截至2016年9月,中国高铁运营里程超过2万公里,大幅缩短了旅行时间,接下来我国还将试验时速500公里以上的更高速度技术;2015年,中国流动人口在30年来首次下滑,跨省流动农民工也比上年减少;截至2016年底,我国在线订餐外卖市场用户规模超过2亿人,其中63%的订单来自白领商务人群,30.5%来自校园学生市场……

  旅行时间变短,农民工变少,学生和白领吃外卖,曾经的方便面消费主力阵地接连“丧失”。康师傅早已体味到了行业的变化,开始投资实体面馆,2009年在济南开了一家主打中高端,便宜的二三十元一碗,贵的108元一碗;其进军高端市场的方便面新品也同时推出,并在配料、汤料以及包装方面进行了升级。今麦郎也将用于航天、生物医药等高科技领域的冷冻干燥技术用于方便面开发,以提升色香味形等感官质量和营养价值。而来自济南一家外资超市的现实反馈,并没有体现出它们的努力,据称这里的方便面区原来有三个排面,现有两个;促销地堆原来两个,现剩一个。

  韦立强来济南以后,坚定不再为方便面配套生产,而是生产中式骨头汤,为面馆等外卖快餐店供货。“不要以为熬骨头汤没市场、没技术含量,目前餐饮业越来越崇尚自然,不喜欢勾兑;再者,厨房文化兴起,越多人喜欢下厨,但没时间熬七八个小时汤,就需要买我们的产品。”据称,由于高铁动车密封性强,方便面浓郁的味道不利散去,高铁上也不再销售方便面了。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本站 - 后台管理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和谐司法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205669号| 主办单位:和谐司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