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淄博掩的村盼巡视组如孩子盼过年

字体:
发布时间:2016-04-25 14:00:29
;来源:华南联合商报

\

4月22日,距离中央第三巡视组对山东省开展巡视“回头看”工作结束还有最后一周时间。

济南市建国小经三路,山东省纪委门口向西不远,就是中央巡视组驻地。

这里,因中央巡视组“回头看”看见“杨鲁豫”一案而备受记者关注。

近两个月来,这条本来就不宽的双向两车道的小路,因为中央巡视组的驻扎,每天像“赶小集”似得。附近开小店的市民如此向记者描述。

临近中午,附近的餐馆开始热闹起来。

淄博市博山区白塔镇掩的村村民张森林(化名)一行5人,坐在距离巡视组驻地不远的餐馆门口,每人买了几个大包子和一瓶水,就这样将就一顿午饭。

因为从村里到省城的路上耽搁,只有等到下午才能给巡视组递交材料。

张森林吃了三个山东大包子,喝几口矿泉水,说:“您不知道,我们村的这个情况,困扰我们好多年。从新闻上看到这次巡视组‘回头看’山东,村里老百姓几乎是数着手指头算日子,像小时候盼过年一样盼他们“看看”我们村里的情况”。

看着他们无奈、求助的神情,记者心里不再“淡定”。

接着,张森林翻开自己的手机,指给我我看上面的新闻。我知道,那是“昨天(21日)习近平总书记就做好信访工作、妥善处理信访突出问题作出重要指示”的新闻。

“李克强总理也作了批示!” 张森林兴奋的说,我看见他眼里放出异彩。

抬起头,我看见蓝蓝的天空飘着一些白云。难得的好天气。

 

\

296元/平米 村干部卖掉村办大酒店

“全国最便宜的房子在我们博山,296元一平米。2008年四川地震灾区重建,直接建筑成本1400元,这是中央电视新闻报导的数字。说实话,我们不是为了个人的利益上访,全村2000多村民都在期盼。”说着,张森林拿出一沓材料,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人名,摁满了红手印。记者数了数,共22张。

看我惊诧的样子,张森林说:“不信,你可以数数,不低于2000个手印。”

我说,我信。

“我们村集体投资建设的大酒店,建筑面积3300平米,被原村书记98万元私自卖了,每平米约合296元,建筑成本都不够。”

“这不是我们瞎说的,这两个《审计报告》写的很清楚。”

见我疑惑的样子,他们找出两份审计报告:一份是镇政府委托山东博华会计师事务所审计该村财务,《审计报告》显示该村集体收入1584万元;另一份是新村委委托山东仲泰会计事务所,《审计报告》该村集体收入4822万元。奇葩的是,这两份《审计报告》居然“打架”,村集体收入相差3238万元。审计周期同为2002年4月至2014年9月。

“你别不信,在我们村,这仅仅是冰山一角、九牛一毛。”

注:以下内容,均源自张森林提交的两份《审计报告》。

没贪污为啥退赃360万元?

区、镇领导意见:私了

张森林反映,他们村原支部书记周克志任村干部16年间,借旧村改造和企业改制之名,侵占集体巨额财产,村民集体上访后,白塔镇主要领导分别采取了如下措施:

2015年4月5日,在镇政府办公室,镇书记黄向军、副书记马东旭和镇长孙镇长,说是根据区政府落实掩的村群众上访处理意见,要求周克志给村里退回360万元,就不再追究他之前的一切责任。

这个协调会,均有录音录像证据。

十几天后,这个360万元进入村账户。

这种“私了”处理办法,没有征求广大村民和村民代表的意见,广大村民意见很大,因为周克志非法侵占村集体资产数额惊人。

他们想知道,区、镇领导在这起“私了”案件中的行为是否合法、有效?

700万元“征地补偿费”未入村账

2015年3月13日,淄博市国土局博山分局出具《证明》,证明淄博市博山土地储备中心于2014年8月已经将“征地补偿费”7026690元已“足额支付到位”,村里出具“博山区村级财务专用收据”,但此收入为在2个《审计报告》中均未体现。

旧村改造建7座楼房收入未入村账

村里建造7座居住楼房3万平米,门面房34个、车库105个,已经销售,预计实现纯利润3200万元,但是两份《审计报告》中未列入村集体收入,去向不明。

1148万元装进了谁的腰包?

2007年8月16日,山东政法委主管的《山东法制报》以《1148万元装进了谁的腰包?》为题作了报道。百度搜索标题可见报道原文。

2014年12月13日,共青团中央《中国产经新闻》报刊发记者郭航的采访报道《山东淄博“城中村”发展遭遇阵痛》,凤凰网、和讯等媒体以《淄博城中村执着“转型”负重爬坡还是带病推进》为题予以转发,但是仍未引起社会的广发关注。

村办企业租给“村官”二代

收回成本需要306年

《博山区白塔镇掩的村村办企业承包经营合同书》显示,2001年5月10日,时任村主任的周克志将固定资产1528万元的博山鲁达压力机械厂承包给其儿子周绍良经营,合同中上交承包费以“一道横线”带过。

2001年7月1日,村委又与“周绍良的厂”签署补充协议,约定周绍良将企业的部分资产转租给赵法林和王立志,二人每年上交5万元给村里,作为周绍良承包博山鲁达压力机械厂的承包费。按照1528万元的净资产计算,村里需要306年才能收回资产成本。

村干部任职3年

按14年工龄私分76万元

2014年12月12日,村书记周克志安排以干部考核和养老补助金为名,私分集体公款76万元。其中书记周克志分25.67万元,副书记赵汉山、支部委员李明章、村委委员赵增圣、会计王庆伟、出纳员曲爱丽每人分10.08万元。

《审计报告》显示,村集体账面亏损1700万元,哪里来的钱私分?分钱之事,没有召开过村民代表大会。其中,村委委员赵增圣、副书记赵汉山在村两委任职仅仅3年时间,分钱同样按照14年工龄计算。

村委一个月花7万元买笔墨纸张

村副书记两年半买11部手机

《审计报告》显示,2012年1月,村干部分两次报销7万元购买办公用品,明显突击花钱造假。

《审计报告》表明,村财务凭证统计,村副书记李明章在2007年10月至2010年3月,共买11部手机,报销20175元。(作者:季伟)华南联合商报

原文链接:http://www.scubn.com/gn/2186.html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本站 - 后台管理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和谐司法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205669号| 主办单位:和谐司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