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中策划之伊拉克危局:十年战乱伤未愈 烽火重燃

字体:
发布时间:2014-07-02 14:27:24
;来源:中国新闻网

  当地时间6月30日,伊拉克Jurf al-Sakhar,伊拉克政府军与北部逊尼派武装进行战斗。近日在伊拉克北部攻城略地的极端武装“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29日在互联网上发表声明,宣布在横跨叙伊边境的广大区域建立一个伊斯兰教国家。

 

  当地时间2014年6月28日,伊拉克巴格达,伊拉克军队购买的十架“苏霍伊”公司生产的战斗机已于伊拉克一些机场降落。这批战机将于近日服役,它们将由熟悉该机性能的伊拉克军队前飞行员驾驶。

  中新网7月2日电(记者 李雨昕)2009年,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从伊拉克撤军时,或许并未意识到,一纸协议仅结束了美军的军事存在,战争却无平息迹象。今年初,逊尼派极端组织“伊拉克与黎凡特伊斯兰国”(ISIL)开始在伊拉克攻城略地,政府军却节节溃败,反攻无果,巴格达告急。美军撤离后的权力真空,令极端组织、恐怖主义趁虚而入,愈演愈烈的宗教冲突,阿拉伯世界的各派博弈,为局势再添变数。而这一切,恐将再次改变中东地缘政治版图。

  十年伊战未结

  “现在我们的立场只是保护剩下的领土。”伊拉克迪亚拉省的一名政府军指挥官说,“我们的军队确实打败仗了。”

  2014年上半年以来,“伊拉克与黎凡特伊斯兰国”控制了北部最重要的城市摩苏尔,并节节推进,宣布建立他们想要的所谓“独立国家”。

  叛军“战术很灵活,而目前政府军方面的漏洞很多,就显得他们游刃有余。”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董漫远对中新网记者说,“这一组织有强大的生存力,财政力量和武器弹药十分充足。”

  随着库尔德族扩大北边自治区范围,建立“国中之国”,目前只剩下巴格达和南部地区还在马利基政府的管辖之下。外界纷纷猜测,尽管巴格达如今重兵把守,但叛乱分子兵临城下的情况也并非不可能发生。虽然伊政府军多次反攻,但远未能削弱叛军势头。

  2011年,美国副总统拜登在巴格达高调宣布伊战时代的终结,最后一批美军部队离开伊拉克,他们曾以为伊拉克将走上一条稳定的道路。但后来外界发现,美军并未从伊战“泥潭”中抽身。

  两年半后,数百美国特殊部队人员在奥巴马的指令下分批回到巴格达,以军事顾问的形式支持安全部队抵抗叛军。装载着弹药的无人机每天飞越巴格达,收集情报。但董漫远指出,这对扭转战局走向,并无太大作用。

  批评人士说,奥巴马政府高估了伊拉克安全部队的能力,也低估了“伊拉克与黎凡特伊斯兰国”的力量。华盛顿则将这次危机归咎于伊拉克领导层未能有效缓和国内的宗教派别冲突。

  什叶派的伊拉克总理马利基上台以后,将逊尼派排除在重要决策部门之外,“绝大多数逊尼派民众对国家权力和资源分配极其不满,逊尼派的利益和萨达姆时期有天壤之别。”董漫远说。

  白宫已向伊拉克政界暗示,马利基应该下台,因为在过去8年执政期间,他没有与逊尼派和库尔德人建立良好关系。不过,马利基在向美国求援的同时,驳斥了反对派人士提出的现政府辞职并组建“救国政府”的提议。

  此外,叙利亚战乱的“遗产”,亦给了恐怖分子生存壮大的土壤。他们从“游击队”发展成为割据势力。伊拉克如今的争斗已变成范围更大的地区性战役,与邻国叙利亚的内战紧密相关。美国官员透露,最近几个月,每月都有多达50名自杀炸弹袭击者越境进入伊拉克,这场冲突的复杂性因此大大加剧。

  《纽约时报》评论称,奥巴马曾在多个时间点上批准采取小规模举措,来影响叙利亚冲突,但拒绝进行更广泛的干预。他担心,叙利亚会成为另一个伊拉克。如今,他发现自己连伊拉克,都仍必须面对。

  中东版图改变?

  如今,叛乱分子夺取了伊拉克与叙利亚之间的几乎所有官方边境关卡,以及与约旦的唯一关卡,在边境两边都开展活动。伊拉克的地理版图,似乎正在叛军盘踞下渐渐“模糊”。

  “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不只是对伊拉克和叙利亚构成了威胁。该组织还寻求实现其愿景——组建一个统一的“伊斯兰国家”,从叙利亚地中海海岸起、穿过现代伊拉克,即七、八世纪建立的伊斯兰哈里发领土。在与“基地”组织脱离关系后,该组织已成为世界上最危险的“圣战”组织,以残酷“统治”而名声狼藉。

  另外,伊拉克和叙利亚国境内的冲突已经“融合”,成了该地区历史上的种族和宗教大国间斗争的中心。这些国家包括波斯-什叶派的伊朗、阿拉伯-逊尼派沙特和突厥-逊尼派伊斯兰土耳其。在过去一千年中,这三个帝国都曾主宰过整个中东,而现在则卷入了从地中海到波斯湾的影响力之战。

  伊拉克危机不仅暴露出传统中东联盟的内部矛盾,也将希望远离冲突泥潭的美国拖回纷争。为了支持马利基政府,美国目前很可能和它的死对头、什叶派统治下的伊朗共同对抗叛军,这种奇怪的“联盟”又令美国与它在波斯湾的逊尼派长期盟友出现矛盾。

  董漫远认为,伊朗如今非常想介入伊拉克局势,它已经对伊拉克政府进行非实质性援助,亦在两伊边境部署重兵。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已经警告,德黑兰将全力支持马利基政府。

  而逊尼派掌权的阿拉伯国家(特别是沙特阿拉伯、阿联酋和约旦)都希望伊拉克诞生一名与伊朗关系不密切的新领导人,希望新的领导人比什叶派总理马利基更专注于提升伊拉克的阿拉伯身份。

  库尔德人则希望巴格达新政府赋予库尔德自治区更大的政治、经济和战略自治权,否则伊尔比尔可能会宣布正式独立。

  “整个系统都在瓦解,就像一个纸牌屋开始倒塌一样。” 以色列中将本尼•甘茨形容。

  令人感到讽刺的是,奥巴马不久前才在西点军校高调宣称,美国将只有在“核心利益”受到威胁的情况下,才会动武。然而,过了不到两周,奥巴马就发现类似的情况已经令人尴尬地逼近眼前。

  这次,奥巴马把摒弃宗派分歧、维持国家安定的责任推到了马利基等伊拉克领导人的头上。他说,“美国会承担起自己的责任,不过请明白一点,伊拉克是一个主权国家,最终还是要由伊拉克人自行解决问题。”(完)

 

  【编辑:王永吉】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本站 - 后台管理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和谐司法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205669号| 主办单位:和谐司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