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中策划之乌克兰困境:“东西”夹缝间进退维谷

字体:
发布时间:2014-07-01 10:10:25
;来源:中国新闻网

 1.jpg

  资料图:当地时间6月20日,顿涅茨克,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视察乌克兰军事基地,并公布了包含15点内容的和平化解东部地区局势计划。

  中新网7月1日电 (张艾京 孟湘君)东邻俄罗斯、西连欧洲、南面黑海,位处战略咽喉要地的乌克兰,似乎注定成为各方争夺的对象。短短半年,这个国家经历了示威浪潮、政权更替、版图“分裂”、战乱硝烟、与俄“斗气”……可谓磨难重重。如今,自贸协定终获签署,停火协议也或继续,美欧对俄大棒落下,各方却越发紧咬各自利益不放。这场博弈,难言赢家。夹缝中的乌克兰无论是向东靠近俄罗斯,还是向西投入欧盟怀抱,都无以摆脱困境。

  星火渐燎原:“乌克兰开始一场‘革命’”?

  2013年11月,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拒签自贸协定,对“入欧”按下急刹车,引发强烈抗议。事件如星火燎原般点燃乱局,乌克兰从此开启风雨飘摇的历程。“乌克兰正开始一场革命。”同年底,号称组织全国罢工的乌反对派自由党领导人奥列格•季亚尼博科这样认为。

  “革命”对于乌克兰来说,是一个依稀耳熟的词汇。2004年,亲西方的反对派领导人尤先科和季莫申科发起席卷全国的“橙色革命”,推动总统大选重新洗牌,使亚努科维奇败北。2010年,亚努科维奇东山再起,季莫申科黯然入狱。但又过了4年,风水轮流转,在乌国内亲西方势力持续数月的抗议声中,亚努科维奇被赶下总统宝座,坐在轮椅上的季莫申科出了牢门。

  然而,在庞大的政治棋盘上,这绝非仅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政治恩怨。隐于其后的,是亲俄与亲欧两大势力明暗间杂的激烈较量。这种较量的具象化,是凛冽寒风中的示威呐喊,是暴力冲突下的警棍挥舞,是从俄延伸到乌的长长的天然气管,也是克里米亚完成“脱乌入俄”的最后的催化剂。

  在亲欧洲的临时政府走马上任后,与俄罗斯有深厚渊源的克里米亚地区反应尤为强烈。克里米亚迅速组织全民公投“入俄”,投票获得通过。在此局面下,俄罗斯也迅速出手,派兵进入克里米亚,并在俄乌边界集结重兵,对乌当局施压。尽管乌当局对俄毫不示弱,却未能阻拦克里米亚的脚步。

  随后,乌克兰东南部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也“揭竿而起”,宣布“独立”。但这两个地区的局势并没能像克里米亚那样“平静收场”,反而燃起战火。

  数月来,乌克兰东部多地区持续爆发亲政府与反政府两派的暴乱冲突,死伤众多。在敖萨德,全城挂起黑色丝带,眼泪淹没了默哀现场。非常时期的乌克兰不得不举行“非常大选”,“巧克力大王”波罗申科上马组阁。新政府成立后不久就做出让步,波罗申科签署了停火令。随着6月30日停火令到期,联系当前局面,要靠一纸停火令维持和平,恐怕还远远不够。

  东西夹缝间:“政治生活成了闹剧”

  随着局势发展,推动乌克兰棋局变化的幕后力量逐渐显形。争夺地缘位置关键的乌克兰,对俄欧来说,均是拓展势力地盘的重要筹码。对西方来说,除了在乌推行西方价值观,还能挟乌克兰与俄讨价还价。对俄而言,乌克兰则是其对抗西方的一道“屏障”,乌克兰的丰富资源和军事生产力,也能为俄“复兴”雄心增添一臂之力。

  在克里米亚问题上,俄罗斯占领先机;乌临时政府总理亚采纽克紧急赴美寻求支援。奥巴马在与普京的90分钟电话交锋中,直指俄“军事侵略”;美欧向乌克兰砸重金加紧“拉拢”,并轮番对俄高压制裁。布鲁塞尔,八国峰会成了七国峰会,俄罗斯被“拒之门外”;安理会上,美俄高官各执一词,激烈舌战。6月,乌代理外长杰希察更在俄使馆外用言语赤裸裸地攻击普京“是白痴”,遭俄威胁“断交”以示抗议。

  普京今年3月答记者问时感叹道:“乌克兰的政治生活变成了闹剧”。不过,有评论指出,不论危机不危机、制裁不制裁,普京一直在按自己的节奏行事。在去年美俄对叙利亚局势的处理上,外界普遍认为与普京相比,奥巴马棋输一着;此次,普京也显示出掌控危机的信心。

  除了突发性地在俄乌边境上演几场大型军演,普京也不忘用能源优势“敲打”乌克兰,叫停对乌供应低价优惠天然气。此后,俄乌间“斗气”愈演愈烈,双方价格谈判破裂,乌克兰拖欠天然气款拒不还钱,最终,俄罗斯于6月16日暂停供气。

  在这场俄欧拉锯战中,夹缝中的乌克兰成为最大受害者。

  走在钢丝上:“这不是冷战重演”

  “向东”还是“向西”?这是乌克兰面临的最大难题。有学者认为,乌克兰如今可能有三个选项:向西与欧盟签订协议;向东加入俄罗斯的欧亚经济共同体;进退维谷、陷入分裂。但这三种选择的结果都可能存在变数。如果选择向东,乌克兰亲西方势力会不会再次发起示威,让战火越烧越旺?如果选择向西,乌克兰东部地区会不会彻底和政府决裂?在东与西之间,乌克兰还有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石泽指出,乌克兰地处欧俄之间,该国在政治和意识形态方面更多地接受的是西方的做法,但在经济上,主要还需依赖与俄和独联体国家间的贸易,这个具有悠久历史的经济圈不可能骤然切断。因此,在这样的背景下,乌克兰最明智的选择就是“不左不右”,相对中立,在不刺激俄罗斯的情况下,谋求与欧盟和西方国家关系发展。

  石泽称,可以确定的是,波罗申科作为新当选的乌克兰总统,其权利基础较为亲西方,因此不可能带领乌克兰“向东走”。但与其他政治家不同,商人出身的波罗申科具有灵活性,懂得妥协和平衡,会与俄积极调整关系。

  虽然西方频繁在俄周边举行军演,俄大军在俄乌边界“整装待发”,双方军事对抗似乎一触即发,但分析指出,美国与多数欧洲国家并不希望危机持续升级。石泽也指出,俄罗斯国家杜马于6月25日撤销在乌克兰动用俄武装力量决议,此举向西方国家传递了明显的信号。西方近期也积极促和,在这种情况下,俄乌直接冲突的可能性很小。

  另一方面,分析认为,奥巴马不会为了在欧洲的“外围利益”出兵前线,与俄在军事上正面对抗。事实上,在今年5月的西点军校讲话中,奥巴马反驳了出兵乌克兰的理由,并强调该问题不存在军事解决的办法,这一切“不是冷战重演”。奥巴马明确表示,除非对美国“有直接威胁”,否则美国不会匆忙动武。分析认为,美国在全球的战略正出现收缩迹象,而面临今年中期选举压力的奥巴马必须调整方向,全力应付经济难题。

  不过,战争阴云未散,在各方博弈的激流中,乌克兰就如高空走钢丝一样,要想左右逢源,必须有绝佳的平衡能力。一个不小心,仍有可能跌得“粉身碎骨”。(完)

 

  【编辑:王永吉】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本站 - 后台管理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和谐司法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205669号| 主办单位:和谐司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