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施和随州为“支农人”分忧武汉市政府却无动于衷

字体:
发布时间:2016-06-05 10:50:56
;来源:出谋划策网

 恩施和随州为“支农人”分忧武汉市政府却无动于衷

——因“支农”要求享受政策待遇的武汉支农人肖余庆们控诉之二

实名控诉发帖代表:肖余庆 徐连运 谌永琴 孙惟华 代义龙 詹建辉
关注电话:15387026691
(实名控诉代表们声明为本文真实性和发帖转帖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恩施和随州两地的政府都是在湖北省委领导下的人民政府,这两家人民政府面对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支农”群体所提出的合理诉求,出台了系列红头文件,为数千“支农人”依法解决了后顾之忧。
    同样是湖北省委领导下的武汉市政府,我们五个城区“支农人”请求政府兑现承诺落实待遇的上访已经多年过去了,武汉市政府给我们的答复是“同情我们”但无法效仿恩施和随州的做法。
    所有“支农人“群体的遭遇都是一样的,恩施和随州等地政府都能解决的问题摆在武汉市面前,我们遭遇的回应是政府装聋作哑和无动于衷。
    我们为国家分忧解难是青春年少,我们风烛残年老无所依需要国家解决温饱,武汉市人民政府,我们以“人民”的名义哀求你们学习随州和恩施的做法,不要将我们一辈子推在上访控告的路上。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支农人”背井离乡与国家同甘共苦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在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一场大饥荒的到来改变了我们的命运,响应党和政府的号召和陷入经济困难漩涡中挣扎的国家一起同甘共苦同舟共济成为了我们的选择。
    放弃城市优越的条件到最为艰苦的农村去,为了减轻城市的人口压力,我们没有任何怨言成为支农的群体之一。
    由于中央在计划“精简压缩”2000万城市人口上是有针对性的,也是一项政治任务,问题就出在政治任务这一敏感的问题上。
    当年华中五省为了完成任务,不得不采取了“极左”扩大化将城市中的小商、小贩、家大口阔、历史成份不好的人或家庭或强行、或动员、或许以三至五年后国     民经济好转可优先回城,优先安排工作的承诺下乡到农村。
    当党中央国务院发现这一问题紧急叫停,鄂发【61】015号文湖北省委转发中央批转中央统战部“关于精简下放支援工农业生产第一线对资产阶级分子和小商小贩区别对待问题的几点意见通知”,由于政治任务大于中央转发通知,仍然继续采取驱离措施以减轻市委市政府面对经济危机压力。然而这就形成了全国没有,全省也没有的这一特殊群体,具体流放到湖北六县:襄阳宜城、荆州荆门、钟祥、京山、潜江、天门六县。
   谁愿意离开城市到最为艰苦的地方去,狂热相信党和政府的我们做到了。
   我们用青春和汗水陪伴国家度过难关,武汉市政府又用什么样的方式来安置我们呢?
   五十多年过去了,我们失去了做人的尊严,更大的耻辱是我们付出了沉重的生命与青春代价,而所得到的唯一回报是一切合法权益被剥夺。
当年,我们下乡到农村蒙受农村宗族与房族的歧视与侵权,“文革”期间,由于难以忍受在农村的际遇返城讨要说法,而被武汉市委、市政府扣以“倒流人员”帽子,受到无情打压与迫害,再次被市委、市政府遣返农村。
    农村土地改革之后,失去土地的我们在武汉形成三大棚户区:“江汉复兴村、汉阳游泳池,武昌花园山”,在这三个棚户和乞丐村,我们过着黑户、黑口、黑暗的恐怖生活,直到一九九六年才得以恢复城市有效户籍,然而一切计划物资、廉价品已荡然消失,一切都以市场经济付出我们的代价。
恩施和随州等政府痛下决心解决“支农”群体问题
    武汉五个城区“支农”群体的遭遇在湖北其他地方也有,我们这群体在水深火热之中挣扎,引起了湖北很多地方政府的高度重视。
    湖北省委也下发了相关文件,就落实“支农”群体的待遇进行了相关部署。
    恩施州政府就是在2009年出台6号文件,这个文件是依据湖北省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厅59号(2007)、省政府2006鄂政发42号文,(2005年)国发38号文等文件下发的。
    恩施州政府关于未参保城镇集体企业职工参加养老保险有关问题的文件中认为:下乡回城知青和随同父母下放的子女其下放和返城时间以档案原始资料为准,无法确定返城时间的,以1979年12月作为返城时间;随同父母下放子女,下放时是初中高中毕业生或年满16岁的,下放后参加农业生产的时间,可以作为视同缴费年限。
    在随州市,当地政府为解决“支农”群体,出台了放宽参保条件解决这个群体的文件。
    “由于诸多历史原因,还有许多有集体企业工作经历的职工由于档案资料不完整未能纳入参保范围,这部分人强烈要求参保……文件规定,只要提供相关原始资料就可以办理。”
    无论是随州还是在恩施,和武汉一样的群体都在数千人之间,随州和恩施的地方政府都站在历史与现实之间,最大限度解决我们这一群体的问题,创造条件让我们进入参保行列,享受党和政府的阳光雨露。
    我们为恩施和随州的同类人能够从水深火热之中被政府拯救出来而高兴,但在我们武汉五个城区的“支农”群体,我们依旧还走在上访控告的路上。
    我们从地方上访到中央,我们要求武汉市政府学习恩施等地的做法,妥善解决我们的诉求。但是,恩施和随州能够做的,对于武汉市政府来说,真的比登天还难了。
    武汉市政府是在湖北省委省政府的领导下工作,恩施等地能够解决的问题,难道武汉就没有这些地方政府的政治智慧吗?
    武汉市政府,我们真的需要人民政府的拯救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在党的号召下,政府安排并给以承诺三至五后国民经济好转可优先回城安排工作。
    我们这些听党的话听政府安排的支农群体返回城市之后,由于失去了城市永久居住权户籍,过着黑户,黑口的恐怖黑暗生活。
    我们上访了数十年,从地方上访到中央。当恩施和随州等地人民政府下发了解决我们如此群体问题的专题文件之后,武汉的“支农”群体认为看见了曙光,要求武汉市政府不要按照“五七家属工”养老保险办法参保,应该效仿恩施和随州等地办法解决我们的养老保险问题,将不符合“五七家属工”参保条件的下乡返城人员子女纳入参保范围。
    武汉市社保局在给我们的书面答复中宣扬对我们这一群体的照顾已经仁至义尽了。
    “我们了解到,市政府及相关部门高度重视,充分体谅你们的遇到的生活困难,在办理武汉市非农业户口、廉租房等方面,为你们争取了政策,疏通了渠道,简化了手续,给予了照顾。”(这是什么逻辑?)
    “你们提出的‘效仿恩施,随州等地办法解决养老保险问题’的建议,我们不予采纳。我市解决城镇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历史遗留问题的办法是按照全省统一部署贯彻落实的。而您提到的恩施、随州等地养老保险办法,并不是解决城镇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历史遗留问题的意见,而是正常的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参保办法,与我市解决城镇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历史遗留问题的办法不具有可比性,因此我市不能参照。”(典型否定历史,撕毁当年的承诺)
武汉市劳动保障部门更加生硬的答复继续推进。
    “你们提出的关于未到龄的子女参保问题希望能够统一标准、将不符合‘五七家属工’参保条件的下乡返城人员子女纳入参保范围的意见,我们不予采纳。由于我市解决城镇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历史遗留问题属于阶段性工作,目前‘五七家属工’参保办理工作已经结束,因此如下乡返城人员子女目前没有超过国家规定的正常退休年龄的,可按我市城镇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办法参保。(典型的推卸责任,否定事实)
    就这样,湖北恩施和随州等地已经彻底解决了的“支农”群体的问题在武汉市被劳动部门居高临下拒绝了。
    “你们要求认定的事实部分相符,你们提出的意见建议政策法律依据不足,决定不予采纳。”(质问:当年下乡支农是根据什么政策?今天否定历史撕毁承诺又是什么政策?)
    我们强烈要求武汉市人民政府,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局正视历史!我们没有选择余地,我们要安度晚年,我们的要求:1、解决医疗保障是我们的生命保障线!2、解决工龄问题提高我们应享有的工资待遇是我们的生存保障基础。3、补偿青春损失是我们必须换取的做人尊严。4给予肃清历史上给我们造成的负面影响,以利于子女能回归社会。
   武汉市支农返城人员各区代表签名签名:
江汉区:徐连运 曾新汉 黄永胜
江岸区:谌咏琴 郑成榕
硚口区:孙惟华
汉阳区:詹建辉 龚汉梅
武昌区:代义龙 余辉
武汉市支农返城群体责任人 肖余庆
    严正声明:关于目前各方矛盾尖锐,我们坚决杜绝群访给社会带来的不和谐氛围。响应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推荐的网访维权之路。我们选择了网访代理维权也是依据中央信访条例而实施我们支农人的合法权益坚持不懈的努力。我们坚定不移的相信党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总理在人民日报发表的关于信访积案推进解决的批示。我们不支持群访是我们再次展示当年我们爱党听政府去下乡支农情节的再次夕阳余热相信我们的党和政府会认真对待妥善解决好武汉市支农返城群体这一历史遗留问题。坚持以网访代理维权作为我们的呼声平台。联名声明人:支农人:肖余庆,代义龙,刘建货,徐连运,余輝等于2016:5:24日于陆羽茶都七十二号
http://www.mhcm.net/bencandy.php?fid=70&aid=137925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本站 - 后台管理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和谐司法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205669号| 主办单位:和谐司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