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个大学生在济南一KTV“受训” 不吃不睡还交钱

字体:
发布时间:2017-08-05 15:01:52
;来源:

 7月12日,入伏,接下来的十来天,济南的最高气温都在35摄氏度上下,即使打开门窗,吹着风扇都难以消散暑气。但就是在这样闷热的天气里,在济南的一处已经停业的KTV包房里却每天有近30名大学生在接受“培训”。“门窗紧闭,不开空调,端盘子、喊口号,从下午6点站到第二天早上8点,汗如雨下,犯错误还要做俯卧撑,中途离开交的500元钱不给退,最后三四个人坚持下来了,也没给找到工作。”三天的培训下来,在山东省城读大学的张强(化名)瘦了5斤,“光是我在的三天接受培训的就有五六十人,他们利用这种方式少说也得弄来了上百个大学生。”

30个大学生在济南一KTV接受“培训” 不吃不睡还交钱

  在58同城和赶集网上投了简历

  暑假一到,很多大学生会选择利用假期找一份兼职,一是挣钱为家庭减轻负担,二是可以增加自己的实践经验。在省城读大学的张强就是其中之一,七月上旬学校放了暑假,张强回家呆了几天就返回学校准备找份兼职。7月18日,张强接到了一个让他去面试的电话。

  “我事先在58同城上投了简历,而后接到了电话,对方是个女的,自称叫李敏。”后来张强猜测李敏是个假名,“因为我去面试的时候,进到大厅里,我说找李敏,大厅里坐着的几个人起初没有反应过来有这个人。”

  电话上,李敏跟张强说:“这里有一份夜间服务员的工作,你可以来面试,应聘成功后每天可以有150元到200元的收入。”于是当天下午张强就去面试了。

  同张强一样,家住济南在青岛读大学的李辉也接到了“李敏”的电话,不一样的是,李辉是在赶集网上投放的简历。此外,也有的大学生是在赶集网上看到招聘信息,主动打的电话。

  面试地点是在位于二环东路和华龙路交叉口的嘉恒商务大厦。“没有公司名字,进门找到李敏后,她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说是需要交400元的押金。”张强当时身上只有100元钱现金,于是用支付宝缴纳了剩余的300元钱。此外,也有人的面试地点是在位于二环东路2277号的金桥国际,面试的人和培训时所跟的经理也是另外的人。

  从张强提供的收款收据上可以看到,日期是2017年7月18日,项目名称为管理费押金,金额为400元,备注上写着:工作满30天押金退还。收款人处写着“李敏”的名字。

  与此同时,张强遇到了一同来面试的王忠。在李敏的指引下,二人又来到了位于二环东路与祝舜路交叉口的云亭商务楼。在该楼的三楼一间已经停业的KTV里,张强见到了所谓的孙田经理,“这个人估计用的也不是真名。”

  孙田告诉张强和王忠,在给他们介绍工作之前,首先要在这里培训三晚上,而且要上交100元的台卡费。而且明确的告诉他们,这100元是不会退还的,说是工作的时候办卡用。“然后告诉我们找个地方吃饭,六点钟来培训。”

30个大学生在济南一KTV接受“培训” 不吃不睡还交钱

  晚上不吃不睡站十多个小时

  7月18日傍晚6点半,培训正式开始。令张强没有想到的是,一起培训的人竟然有三十人之多。“站了三排,一排应该是在10人左右。私下里了解到,这些人和我一样,都是大学生。”培训的第一项内容是在走廊里站着,“就是站,经理说当服务员要一直站着,所以这项培训是必须的。”

  一个半小时之后,张强他们又被带到了一个包厢里。“就是KTV里边的那种大点的包厢,不开空调,门窗紧闭。”闷热的天气,30多人聚集在封闭的空间里,不一会,大家身上就开始淌汗了。“可以说是汗如雨下,房间里非常闷热。”张强说,十来分钟后,一个稍微胖点的人说他受不了了,头有点晕,于是被经理带出包厢,然后就退出了,这些人的押金并没有给退。

  除了经理,还有三个负责培训的工作人员。“也都是大学生,但都比较强壮,其中一个还是学武术的,一脚能踢到天花板。”张强在私下里了解到,这三个人一天能拿到120元钱。“经理在屋里呆了一会就出去了,主要是这三个人看着我们。”

  在包厢里站了半个小时之后,又开始进行喊口号的培训。“口号就是您好先生,欢迎光临,用餐愉快!一开始是大家一起喊了几遍,然后就是一个接一个的喊,如果喊的不好,就罚做俯卧撑。”

  一圈口号喊下来,大约过了半个小时,而后是端盘子的练习。“大约就是这些项目,轮流训练,中间会断断续续给几分钟的休息时间。”随着时间的增长,汗流的更厉害了,“眼睛都睁不开了,全身湿透。过了大约两个多小时,又走了一个,也是说头晕,坚持不下去了。”除了忍受闷热的天气和体力的消耗,还有接连不断的困意。“就这样,一晚上下来,30个人走了有一半。“白天就睡在包房里,晚上继续培训。”

  中途离开的一分钱没给退

  第一天晚上走了一半,到第二天晚上又来了十几个人,“反正每天有走的,也有来的。到我们培训完之后,我们这一批剩下的就只有我们三四个,于是我们就互相留了联系方式。而中途走掉的人就很难联系了。”李辉为了联合更多的受骗者要钱,一直在联系受骗者,“目前联络上了15个人左右。”

  王林和孙兴是大学同学,他俩在潍坊上大学,原本想趁着暑假来济南打个工,怎想却碰到了这样的培训。“我和孙兴是在第二天晚上走的,当天晚上离开的时候,孙经理说给我们调岗,让我们去饿了么送外卖,说是工资日结。”但是到了第二天,王林给饿了么打电话的时候,对方称工资只能月结。但是他们已经没有一个月的时间了,所以只能放弃。“其实这种所谓的调岗,我们自己就能找到,根本也不需要通过他们。”

  “那100块钱的卡费就不说了,但是那400块钱的押金也一直没给退。”王林非常郁闷,一直在给孙经理打电话,但是对方一直支支吾吾,说是一个月后再给退,“我觉得就是在敷衍,弄不好暑假过完他就跑路了。前段时间有人报过警,他好像给退了几个人的。”

  张强和李辉最终坚持完成了三天的培训。“给了我一个酒店经理的电话,但是对方称并不缺人。”张强说。一样,李辉也没有被安排工作,“说是负责我们这边的经理出了问题,公司在交接这个问题,暂时安排不了。”李辉说。“我们坚持到最后的好说歹说,他把400块钱押金给了我们,但是还有100块钱没给我们。”

  相关招聘信息依然挂在网上

  一位在赶集网上看到招聘信息主动给对方打电话的大学生说:“我看到招聘信息后,主动给那边打的电话,带我的是一位姓陈的经理。”根据该同学提供的网址,可以发现该招聘信息依然在赶集网上挂着。该招聘信息最近一次更新是在7月28日,联系人为李主管,记者拨打上面所留的电话,发现该电话已经停机。记者又拨打了张强提供的李敏的电话,对方接通了。此外,招聘信息上的公司名称为“历城区半夏锦年大酒店”,记者地图上搜索后,发现并没有这家酒店,而百度搜索,发现以该公司的名字发布的招聘信息还有很多。

  7月31日晚上11时许,记者来到位于二环东路和祝舜路交叉后的云亭商务楼,该楼二层是一家餐厅,三楼正对楼梯的一个大门就是张强接受培训的KTV的入口,记者尝试开了一下门,发现门并没有关,从门缝里可以看到室内有灯光闪烁,而且可以感受到大厅里是有冷气的。

  记者以培训中途退出的学生讨要押金为名拨打了孙田的电话,孙田一直在问:“谁啊,谁告诉你的说给他退钱了,你把他信息给我,我给他打电话。”而对于押金能否退还的问题,孙田称:“不是不退,有什么事说好原因,合同期满一个月后就帮你一把。”再细问,他只说:“把告诉你说退钱的那小子电话发给我。”

  律师:不得以任何借口收取押金

  对于张强等人的遭遇,山东平正大律师事务所律师赵金一说:“首先,在进行培训之前没有签订任何的合同,这是不合法的。另外,国家有明文规定,在招聘过程中任何单位不得以任何借口收取任何费用,所以求职者找工作过程中遇到的收取押金、报名费、中介费、培训费、置装费等费用的行为都是不合法的。”山东千舜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岩也说:“像这样的培训方式如同体罚,有侵犯人权的嫌疑,事情本身就有违法性。此外,在进行相关岗前培训时,双方应该签署相关的合同。”

  律师建议涉及到的大学生该利用合法手段多方投诉,全力维权。 (文中所涉及的大学生皆为化名)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本站 - 后台管理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和谐司法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205669号| 主办单位:和谐司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