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东阿交警被曝收司机黑钱 1次10元不给就开罚单

字体:
发布时间:2013-11-20 13:45:59
;来源:齐鲁晚报
山东东阿交警被曝收司机黑钱1次10元不给就开罚单
陈师傅手里攥着10元钱,准备交给交警。
 第二处卡口停放着警车。(视频截图)
 在第二处卡口,图中这个人收了陈师傅10元钱。(视频截图)

  半小时车程、30公里内的三个卡口处,都有穿警服的人拦下外地大货车向司机索要10元钱,之后不做任何检查就放行。整个过程隐蔽迅速,既没有出示证件,也没有任何收据。司机介绍,如果不给钱就会被开罚单。在聊城东阿,11月18日深夜到19日凌晨,记者跟随一辆外省大货车经过这三处卡口暗访,亲眼目睹了司机被交警隐蔽收“黑钱”的全过程。

  “鲁P9508警”警车停卡口,有人悄悄收钱

  “出门在外,受罪又受气。”18日22时26分,陈师傅驾驶大货车途经聊城,按照事先约定接上了记者。记者刚上车,陈师傅就开始抱怨自己的遭遇。

  23时56分,陈师傅驾车沿S329行驶到了S329和东阿县城西外环交叉口向北约3公里处,“你看,有警灯闪了,前面就是卡口。”

  为了隐蔽,记者躲在驾驶座后面的一处休息间里,就躺在陈师傅身后,但能看清楚驾驶室外的情况。

  记者看到这一卡口处停着一辆闪烁着警灯的制式警车,一个穿着警服、外套反光背心的人拿手电筒示意陈师傅停车,走向陈师傅大货车驾驶座位置的车门。

  只见陈师傅左手打开车门,露出了一点门缝,右手攥着一张面值10元的人民币从门缝里塞了出去,穿警服的人伸手从门缝处接过了钱,就立即转身离开。随后,陈师傅关门后启动车辆离开。这一幕被躲在陈师傅后面的记者看得清清楚楚。

  在陈师傅递钱的过程中,那个接钱的穿警服的人没有和陈师傅有任何语言上的交流。随着关门声,这个过程瞬间完成,只有一两秒的时间。

  19日0时04分,陈师傅驾车来到了东阿县城北外环的一个十字路口,路口同样停着一辆制式警车。“别被他们看到了。”看到记者一直在录像,陈师傅提醒记者注意隐蔽。靠近卡口时,一个拿手电筒、穿警服的人示意陈师傅停车,他的警服外面也套有反光背心。等他走近陈师傅驾驶座一侧的车门,陈师傅就打开车门,将手里攥着的10元钱递了出去。

  “那辆警车的车牌号是鲁P9508警。”经过卡口时,陈师傅看到了这辆警车的车牌号。凌晨1点左右,记者返回这处卡口发现,警车仍然停在这里,借着灯光确认这辆警车悬挂的车牌是“鲁P9508警”。

  “再过一个卡口就没事了。”陈师傅所说的这个卡口位于东阿大桥镇境内的105国道上,紧邻平阴黄河大桥。19日0时22分,陈师傅的车被拦在这个卡口处,这里同样停着闪烁警灯的警车,一个体态稍胖的穿警服的人上前从车门缝中接过了陈师傅递过去的10元钱后放行。

  被索要20元没给,收到百元罚单

  “要是不给钱就不让走,就会给你开罚单。”当记者问起如果不给钱会有什么后果时,陈师傅顿时紧张起来。

  陈师傅一边说一边打开驾驶室旁边的储物盒,刚刚给出的30元钱之前就放在这里面。陈师傅有一个手电筒,给钱之前确认一下面值。“以前也是这样,每个卡口给10元,不能少给也不能多给。”

  到达东阿之前,陈师傅还专门用手机联系了驶过东阿境内的熟识的货车司机,得知了三个卡口的部署。

  “给钱的时候不能打开车窗,那样动作太明显,他们也不会要。”打开手电筒,陈师傅模拟了自己叠钱的动作,“把钱折叠起来提前攥在手里,到卡口的时候,打开一点车门,穿警服的人把手伸进来,我在门缝里直接松手,钱就被拿出去了。”

  陈师傅告诉记者,如果过卡口的时候不交钱,穿警服的人会以大货车的车牌放大号不清为理由进行处罚,每次都是罚款100元。一旦被罚款,不仅有损失,处理起来也很麻烦,还不如交10元钱了事。

  除了担心车牌放大号不清楚被处罚之外,陈师傅还担心穿警服的人以大货车安全设施不全为由开罚单。陈师傅说,其实他平时经常检查车辆,防止自己违反规定被处罚。“自己的车肯定很注意,担心被卡口的人挑出毛病,我的车牌放大号很清楚,安全设施也很齐全,我们是不愿意惹麻烦的。给他们10元钱是没办法的事,给少了就不行。”

  陈师傅说,之前在东阿境内的一处卡口,他曾给了一个穿警服的人5元钱,结果对方直接就把钱扔了回来。今年9月份,在一处卡口,一个穿警服的人向陈师傅索要20元钱,他没有给,接着就被开了100元的罚单。

  三卡口间仅30公里,收钱后不做检查就放行

  陈师傅告诉记者,由于运输的缘故,他和很多大货车司机经常经过东阿境内,已经有两个多月的时间。第一次去东阿时,这三处卡口就已经存在了,只要经过卡口,他基本上都会给钱。陈师傅粗略估算,第一处卡口和第二处卡口的距离是8公里左右,第二处卡口和第三处卡口的距离为20多公里。

  不止陈师傅一个人有这种遭遇,“大部分经过的大货车都会停下给钱。”陈师傅说,他来自邻近山东的一个省份,老家很多大货车司机和他有着同样的烦恼,只要经过东阿的这三处卡口,都要交隐蔽的“过关费”。“穿警服的人不出示任何执法证件,不给货车司机开具任何票据,只要司机把钱递到穿警服的人手里,对方既不检查司机的驾驶证和行驶证,也不对大货车进行超载等检查,直接让司机开车走。”

  记者采访了解到,陈师傅由东向西行驶经过东阿时是下半夜,由西向东行驶经过东阿是上半夜,三处卡口上半夜和下半夜都有人收钱。陈师傅驾驶大货车两天往返一次,按这三个卡口计算,拉一趟货途经东阿就需要交出去60元钱,这对他来说是一笔不小的负担。

  记者跟随陈师傅暗访发现,每一处卡口都停着制式警车,并且开启警灯,处于工作状态。前两处卡口有三四个穿警服的人,第三处卡口穿警服的人较前两处卡口多。记者注意到,在卡口处拦车收钱的穿警服的人异常警惕,他们胸前警服上的警号被反光背心遮挡,对过往的小汽车不加阻拦,只是用手电筒示意过往的大货车停下。拦住一辆大货车后,他们会首先观察有没有两个方向的其他车辆的灯光照射过来,如果有车辆灯光照过来,穿警服的人就会等车辆过去后再靠近车门去收钱。来源:齐鲁晚报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本站 - 后台管理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和谐司法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205669号| 主办单位:和谐司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