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0警民在北京为山东兄弟刘洪坤、刘洪魁送行

字体:
发布时间:2013-10-18 15:41:24
;来源:齐鲁晚报

88.jpg  

17日,刘洪魁妻子怀抱丈夫遗像悲痛欲绝。本报特派记者 邱志强 摄

  本报北京10月17日讯(特派记者 吴金彪 鞠平) 素未谋面的空调维修工,手捧菊花的军嫂们,白发苍苍的老者……17日上午,刘洪坤、刘洪魁烈士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隆重举行,3000多名干部群众为两位烈士送行,哀乐低回,泪水挂满人们的脸庞。
  上午7时,离追悼会开始还有3个小时,位于北京上庄东街的八宝山殡仪馆门口,已经聚集了众多前来参加追悼会的群众。
  坐公交、转地铁,与刘洪坤曾共事八年的战友张满亮来了,为了送战友一程,他早上5点就从北京密云出发;在八宝山附近居住的空调维修工赵天强和10多名工友来了,他们手捧鲜花,向素未谋面的两位烈士表达敬意;北京市蓝天二中的20多名学生来了,他们在老师的带领下列队前来为英雄送行……
  7时40分左右,刘洪坤、刘洪魁的遗体起灵,送往殡仪馆大礼堂。在女消防战士的搀扶下,刘洪坤的妻子石丽、刘洪魁的妻子门樾泪流满面,几近昏厥。
  8时左右,烈士遗体被抬上灵车,缓缓驶向大礼堂,全体在场人员脱帽立正,目送烈士遗体进入礼堂。
  上午10时,两位烈士的遗体告别仪式正式开始。大厅四周,摆放着中央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国务委员、公安部部长郭声琨,北京市委副书记、市长王安顺,公安部副部长刘金国,北京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赵凤桐,公安部副部长、北京市委常委、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傅政华等为烈士敬献的花圈,寄托着对烈士的无限哀思。
  此时,礼堂前的南广场上站满了前来送别的人。他们或手持悼语牌,或手捧鲜花为烈士送行,广场上站不开,很多人就在礼堂东侧的走廊站着等待。
  在北京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段桂青的主持下,全体人员脱帽,肃立默哀1分钟。公安部政治部领导宣读授予刘洪坤、刘洪魁烈士称号的决定。
  仪式现场,刘洪魁的父亲刘克刚因刚刚住院,身体还没有恢复,坐在轮椅上强忍悲痛。刘洪坤的父亲刘贵廷不断擦拭着已经哭红的眼睛。两位烈士妻子怀抱丈夫遗像,已经无法站稳。
  10时10分,在低回的哀乐声中,参加告别仪式的各界人士胸前佩戴白花,依次面向烈士遗体三鞠躬,与烈士作最后的告别。
  到了中午12时,现场仍有很多人排队进入礼堂为烈士送行。走廊的拐角处已经起风,但是很多已过花甲之年的老人仍然在默默等待。66岁的北京市民李淑兰有咽炎,从上午9时赶来还没有喝一口水,只为见英雄最后一面。
  下午,两位烈士的遗体被火化。15时,烈士骨灰安放仪式开始。刘洪魁的妻子门樾抱着丈夫的遗像泪如雨下。“儿啊,一路走好!”刘洪魁的父亲刘克刚声音已经嘶哑。在消防战士的帮助下,刘洪魁烈士的骨灰被安放在北京八宝山烈士骨灰堂。
  刘洪坤烈士的骨灰也暂时安放在这里。“我们已经订好了回滕州老家的车票。”刘洪坤的大伯刘金亭说。19日,亲人将带刘洪坤烈士的骨灰回山东老家,让他长眠在故乡的泥土中。
七旬老太凌晨出门赶到殡仪馆 “送英雄 不怕冷”
  李东梅今年71岁,住在北京黄南苑小区,与两位消防战士并不认识。17日早上5点多,老人就招呼女儿梁海鹰起床。因为她前一天晚上在电视上看到要为两名消防员举行追悼会,她要送送两个年轻的山东小伙。为了不让母亲失望,女儿梁海鹰陪着母亲,坐公交,又步行了好几里地,终于赶到八宝山殡仪馆。“没来晚,心里就放心了。”李东梅说。
  殡仪馆有好几个门,从未来过的母女俩一开始不知道从哪个门进,在门口徘徊了半天。进了殡仪馆,母女俩发现礼堂南广场已经站满了人,就一直在礼堂东侧的长廊上等待。上午10点多,走廊口附近刮起了风,李东梅老人把衣服裹了裹,继续等待。“送英雄,不怕冷。”71岁的李东梅老人说。
  母女俩一直等到近12点,才见到英雄遗体。等她们从殡仪馆出来,已经是中午12点多了。记者乘车经过时,又看到母女俩站在十字路口,寻找回家的公交车。
              本报特派记者 吴金彪 鞠平
军嫂追忆 战友约他五次 也没见上一面
  杨丹、郑晓蕾,是北京市两名普通消防战士的妻子。为了缅怀烈士,17日一早,她们去买了100枝黄色菊花。上午9时,杨丹和郑晓蕾每人手捧50枝菊花来到追悼会现场。
  这已是她们第二次参加消防战士的追悼会。2009年,消防员张建勇在扑救央视新址大火时英勇牺牲,她们也前往送别。她们的丈夫都是消防员,有时候一个月见不上丈夫几次面,除了孤独,更多的是担心。郑晓蕾说,刘洪坤和她的丈夫是昆明消防指挥学校的同学,事发前丈夫还曾经给刘洪坤打电话相约一起聚聚,可是刘洪坤太忙了,“约了5次也没能见上一面。”
 本报特派记者 吴金彪 鞠平
战友怀念 “两人巡夜时 常来给我们盖被”
  2012年,市民翟娜的儿子在北京八大处的“老爷顶”山上迷路,是八大处中队的消防队员从晚上8点找到11点,才将儿子找回来。17日上午,翟娜怀着感恩的心前来为烈士送行。
  与翟娜一样,同样怀着感恩和感激之心的,还有刘洪坤和刘洪魁的十多个战友,他们从山东赶来,就是为看战友最后一面。来自聊城的刘宏阳说,他们那时是新兵,刘洪坤是指导员,刘洪魁是排长。两人夜里到宿舍巡夜经常给他们盖被子,同吃同住,让他们至今难忘。说着说着,刘宏阳的眼睛已经发红,声音也开始哽咽。
  本报特派记者 吴金彪 鞠平
女生悼念 “不为别的 只是敬佩”
  “捧着鲜花,走进灵堂,每鞠一个躬,眼眶就会被眼泪润湿,没有勇气在英雄面前掉泪,含着泪走出来。”这是首都医科大学一个姓梁的女生在微博中写下的一段话。17日,她也来送别英雄。
  她说,小时候曾经特别羡慕穿军装的人,总觉得他们很高大勇猛,后来知道了很多消防员为救火牺牲的事迹,对她触动很大。
  看到两位烈士牺牲的消息,她曾经趴在桌子上哭了。她在微博上不断转发烈士的消息,发动身边的亲朋好友一起悼念两位烈士。然而,她觉得这远远不够,17日,她又请假来到追悼会现场,“只是因为敬佩他们,不为别的。”来源:齐鲁晚报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本站 - 后台管理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和谐司法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205669号| 主办单位:和谐司法网|